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廣州:智慧城市建設是漸進式的

2020-12-05 08:35
深幾度
關注

【深幾度·智慧城市系列】

撰稿|吳俊宇

審閱|梁欣婷

「摘要:新基建雖然是潮流,但是并不意味著智慧城市建設可以一擁而上,它需要根據城市實際需求展開,甚至是通過小切口的方式去帶動城市數字化。廣州恰恰是這樣的代表。」

中國北上廣深一線城市智慧化建設思路各有不同。

北京作為首都和政治中心,強調社會管理和市民服務。深圳沒有歷史包袱,作為大灣區建設重點,具備政策、技術、產業優勢,成為智慧城市建設的試驗田。

上海政府管理體制完善,城市內生需求,社會經濟發展,長三角區域協同的需要催生了智慧城市建設。

全國范圍看,智慧城市建設思路往往圍繞一網通辦、一網統管等熱門概念展開。各地政府對新技術有迫切訴求,在與相關企業合作時,時常出現超前建設的現象。

廣州歷史積淀深厚,城市格局穩定,具有完備且成熟的產業基礎,市民生活原本就務實安逸。作為四大一線城市中最務實、內斂的老城,其智慧城市建設有自身特點。

  • 基于當下社會經濟發展實際需求展開,強調制造業為代表的民營經濟轉型升級;

  • 在政府部門、城市片區進行局部試點,在不打破原有格局的情況下漸進式變革;

  • 遵循過往城市建設規劃,延續性較強,重視社區便民服務和公共基礎設施;

這種總體審慎、局部試點、注重產業和服務的總體思路也是目前日本在東京等地智慧城市建設中的普遍做法,而且得到了實踐驗證。

在目前中國城市普遍信息化程度有限,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尚不完善的情況下,貿然進行大規模智慧城市建設是不切實際的。

廣州的選擇對正在積極參與智慧城市建設的其他城市而言,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01

廣州為何特殊

在海外建筑與環境研究機構Future Distributed 2020年9月一篇名為《Smart Cities in China》的報告中,廣州被列在了中國智慧城市建設的榜單之中。

廣州上榜的原因是:政府對云重視,智能手機以及智能程序可以承載諸多公共服務功能。

廣東省對智慧城市的建設原本就較為開放,形成了覆蓋省、市、區的建設共識。

此外,華為、騰訊、平安等頭部企業以及更多生態合作伙伴企業在廣東省智慧城市建設的參與形成了體系化配合。在應用層,已經有諸多產品落地到市民生活之中。

不過,Future Distributed對廣州智慧城市建設的理解停留應用層產品上。智慧城市涉及工業化和信息化,作為中國制造業和實體經濟橋頭堡,廣州真正的優勢在于幾塊。

開放務實的政府管理體制;它使得廣州的城市建設延續性較強,且注重市民的實際需求,落地到智慧城市建設中,往往會根據發展狀況采用可實際落地的產品或技術;

民營經濟轉型升級驅動力;民營經濟的數字化動力是內生的,企業出于增效降本需求展開,產業需求會帶動城市配套設施的建設,這為智慧城市創造了基礎性條件;

大灣區中樞的角色定位;深圳匯聚了政策、技術優勢,是智慧建設的探索者,廣州是廣東省壓艙石,其智慧城市建設可以有更多成熟考量;

廣州,產業先導的漸進式智慧化

2019年,廣州市政府曾公布《廣州市工業和信息化局部門決算》文件。

其中幾個重要方向是——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價值創新園區建設;軟件服務業與芯片產品流片;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獎勵。

在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之中,又分成了三塊內容:

  • 優化工業互聯網生態;

  • 推進服務型制造示范城市建設;

  • 建設智慧城市;

從這份文件之中可以看到,廣州智慧城市建設實際上是在工業和信息化大框架之下,和工業互聯網、服務型制造業綁定在一起。

這與部分城市單純談“智慧城市”的概念完全不同,廣州的智慧城市建設,背后有產業作為支撐,甚至產業位置擺在了智慧城市建設之前。

這也是為什么華為云中國區總裁洪方明在華為廣州城市峰會上提到,基于城市、企業、產業集群三個方面,華為云希望與廣州一起推動城市發展和產業轉型升級。

產業是城市發展的基礎,脫離產業提智慧城市是空洞的。

工業互聯網代表的是廣州一批頭部制造業企業的增效降本,服務型制造業則代表了中小企業發展,為市民創造更好的就業環境。市民、企業以及產業發展的實際需求之下,城市再進行智慧化改造。

02

務實的數字化

政策明確之后,則是要看落地實施情況。廣州的智慧城市建設是以產業升級、片區改造為核心思路展開的。

從產業升級的維度去看,無論是涉及民生基礎設施的大型國有企業,謀求高端制造升級的大型民企,以及廣東本土制造業、服務業中小企業,都在尋求數字化轉型。這為廣州智慧城市建設打下了產業基礎。

1、涉及民生基礎設施的企業,典型案例是廣東電網。

數字化轉型一開始往往是在金融、保險、能源、電力等強監管、強政策導向的大型國企或金融機構展開。廣東電網和華為云合作展開數字化轉型的原因一方面是增效降本,另一方面則是轉型綜合能源服務公司。

2、大型民企,典型案例是格力、美的、廣汽,其數字化是重要的風向標。

大中型民營企業是中國經濟的基石,這部分企業的數字化往往更具代表性,它們指明了未來經濟發展方向。這些企業選擇數字化,是重要跡象——一批領先企業開始尋求改變。

今年疫情期間格力利用5G、云、AI的工業互聯網技術,快速實現復產。經過數十年發展,格力在制造業領域已經有較深積淀,下一步發展路徑是高端制造。華為云往往要聯合運營商共同幫其工廠升級改造。

廣汽以華為云為基礎,對業務模式進行了變革。傳統汽車銷售模式,通常是主機廠到經銷商到客戶的聯系路徑,業務主要由經銷商在終端完成,主機廠不能及時獲取市場信息。

在新的業務模式下,打通了線上線下,形成汽全渠道數字化精準營銷模式。未來廣汽傳祺還將與華為云在智能汽車、智慧工廠和數字營銷等領域展開合作。

3、中小企業為代表的民營經濟,尤其是服務型制造業。

這是中國經濟最有活力的部分。這些企業也是《廣州市工業和信息化局部門決算》文件中所提到的“服務型制造業”企業。

華為云廣東總經理潘捷在接受「深幾度」采訪時介紹,廣東地區大批本土腰部企業,包括家居企業、小家電企業、在線教育服務商對上云有強烈訴求。以三維家、SKG按摩儀為例,這類本土中小企業雖然年營收不足百億,卻是所在賽道的隱形冠軍。

三維家創始人蔡志森在華為廣州城市峰會上提到,三維家基于華為云開發了設計軟件供家居產業深度應用,目前已有兩百多萬用戶,能夠通過設計工具、生產工具、營銷工具幫助家居產業提升成交率、客單價。

SKG按摩儀目前在國內市場占有率接近70%,被視為是按摩儀行業的蘋果,為了實現產品智能化。SKG按摩儀集成了華為云IoT模塊,其APP日活已達20W,可以通過了解用戶健康狀況針對性研發新品。

在潘捷看來,不是每個城市現階段都落地智慧城市項目,但智慧城市會要求各個產業智慧化。在發展過程中,城市產業發展、本土企業發展都與智慧城市的目標有一定關聯度,這些企業在全產業鏈生產要素進化都是圍繞人與生活所展開的,它們是城市的細胞。

大型國企、大型民企以及中小企業的的數字化轉型使得城市經濟發展開始上探出現新突破,為城市產業繁榮打下了基礎。

從城市智慧化局部試點和片區改造維度去看,廣州市正在對部分委辦局以及城市區域進行細節規劃。

2020年全年,廣州市政府官網公布了數字政府、警務、治水、港口、司法、食安、教育、交通、教育、農業等領域的智慧化建設進展,其中涉及政府文件超過20個。大批智慧城市試點性質的項目正在相關部門展開。

以廣州南沙港為例,此前廣州港與華為啟動實施智慧港口頂層設計項目。2019年5月自動化碼頭驗收后,南沙港智慧港口建設已經推進到了第四期,目標在2021年投產。

今年4月,廣州市人民政府還公布了一份名為《鐘落潭將建智慧城市產業園》的文件,涉及廣州智慧城市產業園(廣龍地塊)控制性詳細規劃。

廣州,產業先導的漸進式智慧化

鐘落潭位于廣州北部,被定義為智慧城市產業為主導的臨空創新、產城融合示范園區,及核心區公共服務中心,被改造的原因在于“長期以來產業碎片化、公共服務設施較弱”。

在未來,按照文件規劃,“智慧”與“公共服務”是廣龍地塊建設的關鍵詞,而且未來將挖掘智慧城市產業上下游產業鏈條。

按照當前的規劃來看,在交通優化方面,鐘落潭會控制規劃研究范圍內道路系統,實現與區域路網銜接。在公共服務設施方面,規劃優化范圍內居住建筑面積86.6萬平方米,規劃居住人口2.7萬人,共設置公共服務設施130處。

文件之中可以看到一些關鍵信息:

  • 雖然有“智慧城市”的規劃方向,但基礎設施和便民服務依舊是基礎;

  • “智慧城市”建設目前依舊是片區改造的方式進行試點落地;

  • 核心目的依舊是集聚高端要素,吸引更多優質人才居住及創業;

從鐘落潭的智慧化建設,我們就能看到其中具有明確的前期規劃,小切口的建設落地,重視本地實際需求,讓智慧城市建設不停留在概念和想象中。

03

漸進式的代表

智慧城市建設一定是漸進式的。

新基建雖然是潮流,但是并不意味著智慧城市建設可以一擁而上,它需要根據城市實際需求展開,甚至是通過小切口的方式去帶動城市數字化。廣州恰恰是這樣的代表。

這種建設思路也是日本一批等城市正在采用的策略。

  • 強調片區改造的價值;

  • 強調當地產業的建設;

  • 甚至以社區為單位展開建設;

廣州,產業先導的漸進式智慧化

東京灣竹芝地區,由于面向東京2020奧運會,2015年日本內閣總理達成通過了其數字x內容產業的集成建設目標,被稱為“Smart CityTakeshiba”項目,竹芝也被視為“國家戰略特區”,其背后的建設公司是軟銀。按照軟銀建設思路,竹芝的價值在于:

承接了連接東京灣地區其他城市的價值,為人口稀疏地區和城市地區各自提供智能城市解決方案,通過與企業和自治體的“共創”來解決社會問題,以“人”為中心打造幸福度高的街道。

廣州,產業先導的漸進式智慧化

竹芝地區背后的建設則是圍繞防災救災以及IoT連接等方面展開,圍繞云服務展開一些公共便民服務。

在弘前市和富山市智慧城市建設切口更小,甚至目前只是圍繞城市基礎設施展開建設,以社區、街道為單位延展。

以弘前市為例,這座城市位于日本本州北部。其智慧城市建設第一階段在2013至2017財年期間進行,集中在現有技術部署和抗災能力上,部署了LED照明、太陽能、能源管理、垃圾處理技術。

第二階段圍繞部署社區能源系統,連接現有項目,以此降低社區能源消耗。弘前還在進行醫院、學校、老年護理和其他公共服務的遷移與密集化,通過提高公共設施覆蓋密度的方式,改善道路、能源以及其他關鍵基礎設施的成本效益。

日本富山市位于本州西部沿海地區,其智慧城市建設核心目標是公共交通的振興,推動城市向更緊湊和可持續空間輪廓轉變。

富山市的策略是振興公共交通,將城市功能集中在市中心地區以及城市交通沿線,通過增強市民步行動力,加強社會資本使用。

富山市還在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這座城市希望建立一個分布式能源和物質循環系統。這些項目落地到了社區,所有的住房單元包括太陽能、備用電池和家庭規模的燃料電池。

審視日本智慧城市建設會發現,無論是大小都市,都不著重強調“城市大腦”概念,而是更注重產業、社區、市民以及相關企業的參與。

“城市大腦”至少在當下階段看,與實際落地還有一定距離,更需要產業、社區、市民以及相關企業支撐才能發揮作用。

城市不能只看做是單一的團塊,它實際上是由片區、產業、市民所構成的。

真正的智慧城市建設,往往需要從產業升級、公共治理、市民服務等維度展開。圍繞城市當下需求進行數字化升級,而非推翻現有城市生態系統,生套新技術。

城市有其自身的演化發展規律,智慧城市建設也要基于城市現狀展開。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mg游戏手机版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