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為什么要抵制人臉識別?因為它啥都知道!

2020-12-30 08:37
物聯網智庫
關注

物聯網智庫 原創

轉載請注明來源和出處

導  讀

在這個看臉的時代,美丑是表象,數據隱私才是本質。

從前人們看臉在乎的是美丑,現在人們看臉在乎的是隱私。

刷臉進站、刷臉進小區、刷臉付款、刷臉逛動物園、刷臉查健康碼、刷臉開手機……為了便捷管理、科技賦能生活,人臉識別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普及開來。然而,人臉識別火熱的背后,人們不再被“黑科技”所吸引,反而更添了一些隱憂,抵制的呼聲越來越大。

比如近日,家在北京亦莊榮華街道某小區的周晗(化名)對中新網記者反映,她們小區要求每個居民都要進行人臉信息采集,同時小區門禁也將由刷卡改為刷臉出入。據了解,這樣執行的不只是一個小區,在北京石景山區的住戶張墨(化名)也表示,她們小區12月初已經發出通知,小區已完成智慧門禁前期勘測、硬件設備制作安裝、系統使用人員錄入信息培訓等,下一步全區將統一開展居民信息錄入工作。

據周晗稱,上述亦莊某小區從今年6月份就下發通知要求居民辦理人臉識別,但因為業主抵制聲音較大,現在都沒有全部完成。張墨表示,她們小區目前貼出了通知,但不少居民對此表示反對。

“小綿羊”也會咬人,想進社區大門不容易

誠然,人臉識別技術在疫情期間發揮了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既便捷了社會管理又提高了社會效率,同時還解決了疫情管理中用工荒的燃眉之急,因而,人臉識別設備被引進小區建設智慧社區就提上了日程。但其在實際推行中卻并不如想象中順利。

除了文章開頭提到的那些小區,包括筆者所在的小區近日也發出通知,為建立智慧社區需要廣大居民積極配合,提供免冠白底個人照片、身份證、手機號以及房產合同或租房合同等信息,來協助辦理人臉識別認證,以往通過刷卡進入的方式也將在日后被人臉識別所取代。

當然,對于引進人臉識別系統有不少人表示了支持,比如對那些經常忘記帶門禁卡的人來說,人臉識別就是福音,刷臉進門極大解決了忘帶卡的煩惱。但是,也有不少人表示了擔憂,“如果這些便捷的代價是犧牲個人信息換取的呢?”

值得注意的是,社區人臉識別采集的并不是單純的人臉信息,包括身份證信息,甚至房產信息等敏感信息也被納入其中。而在這個全新的“看臉的時代”,臉部特征早已不再是單純關注美丑,人臉信息與個人身份信息以及其他財產信息等強行綁定已經成為約定俗成的“規定”。換而言之,可能一不小心你的一張臉就會出賣你的所有。

此前,物聯網智庫曾報道過“戴頭盔看房”的事件(詳情可見文章《不戴頭盔,你還敢去售樓處看房?分分鐘幾十萬就沒了》),為了保護個人信息不被竊取,各路大神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拿出花式絕招抵制人臉識別。那到底是什么讓我們如此害怕呢?

你的“臉”不值錢,但你的臉很值錢

隨著人臉識別的普及,除了技術被廣泛應用于為人民謀取福祉,享受科技紅利之外,在其陰暗的一面也早已滋生了不少細菌,誕生了一條完整的、令人觸目驚心的產業鏈。

此前,新華社曾曝光了一些網絡黑產從業者利用電商平臺,批量倒賣非法獲取的人臉身份信息和“照片活化”網絡工具及教程的事件。在他們口中,不少個人信息被批量打包,以每套幾元甚至幾毛的價格進行吆喝,出賣給詢問者。

平臺是我們日常使用的某寶、某魚,商家打著誠信的招牌,出售的竟然是“人臉四件套”。人臉數據只需要0.5元一份,不少商家甚至為了謀取更多利益,還會附帶上其他的如銀行卡信息、身份證信息、手機號等;一套“照片活化”工具及教程僅35元,利用這種工具,一張靜態的照片就會“活”起來,不但會眨眨眼,還能張張嘴、點點頭。

當然,如果只是采集個人的臉部信息,但沒有其他身份信息,比如馬路上被人拍照,或許危害性并不會太大,但如果這些信息疊加后會發生什么?

一位倒賣“人臉視頻工具”的賣家就聲稱,只要熟練掌握這些“工具”,就可以利用人臉數據幫他人解封微信和支付寶的凍結賬號,甚至繞過知名婚戀交友平臺及手機卡實名認證的人臉識別機制。

去年,一家來自美國的人工智能公司Kneron就用一個特制的3D面具成功欺騙了包括支付寶和微信在內的諸多人臉識別支付系統,并完成了購物。甚至該團隊還聲稱,利用同樣的方法可以進入中國的火車站。

無獨有偶,今年初,浙江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判決了一起利用公民頭像制作而成的3D頭像進行支付寶“薅羊毛”的案例。該團伙的8名涉案人員,通過非法手段獲取公民個人信息近2千萬條,并使用軟件將相關公民的頭像照片制作成3D頭像,從而通過支付寶人臉識別認證,并使用上述公民個人信息注冊支付寶賬戶。截至案發,該團伙成功注冊支付寶賬號至少1700個,非法獲利金額超4萬元。

如此多的經驗與教訓,也難怪現在不少人會信不過數據存儲方。而在最近,2元打包70多位明星“健康寶”照片的新聞也沖上了微博熱搜。

“健康寶”即“北京健康寶”,是北京大數據中心依托北京市防疫相關數據和國家政府服務平臺,針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推出的小程序。“健康寶”采集的主要信息為用戶姓名、性別、身份證號、手機號、活動軌跡等健康信息。而除了用戶申報的信息之外,“健康寶”提供健康碼還接入了民航、鐵路、公路等公共交通系統,以及電信運營商數據、銀行金融機構支付數據等,可謂收集數據相當全面。

一刀兩面,規范是科技中立的先決條件

科技是中立的,但一定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和增加一些條件來維持這種平衡性。對于人臉識別的抵制在全球都有。

比如美國舊金山就是第一座禁止使用人臉識別的城市,在已經頒布的《反監控條例》中明確禁止了警察和其他政府機構使用人臉識別技術。隨后包括奧蘭多、薩默維爾等在內的多座城市都加入了禁止人臉識別的行列。

在中國,南京是反應最為迅速的城市,11月27日南京就啟動了對全市安裝人臉識別系統的售樓處進行檢查,南京本地大部分地產開發商陸續被要求拆除人臉識別系統。截至到本月底,包括天津、南京、杭州等在內的多個城市都已經出臺了相關限制性政策,規范人臉識別的使用和個人數據的采集。

從應用角度講,人臉識別助推非接觸式經濟發展,特別在疫情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從多種生物識別技術中脫穎而出。在安防、金融、教育、消費、出行等領域,人臉識別應用尤為廣泛。

但從技術角度,基于人臉識別的信息是以數字化信息的形式進行存儲的,相關的數據庫就存在著被黑客攻擊,或自身問題導致的泄露問題。人臉識別信息作為人們唯一的、永久性特征已經與個人的其他信息進行了深度關聯,一旦出現問題,必將后患無窮。

這就像一把刀的兩面性,既有保護能力也有傷害能力。

美好愿望與骨感現實之間畢竟還有差距,盡管技術開發者不停的在呼吁科技中立,以保證自己的成果可以留存于世,甚至被用來為民謀福祉,但這些科技無一例外會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用來謀取不正當的利益,從而損害他人的合法權益。當下,針對防止人臉識別技術被濫用、居民個人信息被過度開采就尤為迫切。

圖片標題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mg游戏手机版官方网站